底盘精锻件
异形精锻件
发电机

中捷精工IPO疑云

发布时间:2022-10-01 10:48:30
  • 来源:火狐体育官方 来源:火狐体育官方

      由魏忠、魏鹤良家族牢牢把控的江苏中捷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精工”)正全力冲刺创业板上市募资,以进一步掘金汽车零部件市场。

      根据公司招股书上会稿,中捷精工拟募集资金3.35亿元,分别用于高强度汽车零部件智能化生产线基地项目、灏昕汽车零部件制造无锡有限公司轻量化汽车零部件自动化生产项目、中捷精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目前,公司资金主要来源为股东投入、银行借款和自身积累,融资渠道比较单一。融资渠道单一已经成为制约公司快速发展的瓶颈,因此,公司亟须进一步扩展融资渠道,提升资金规模。”中捷精工在招股书中表示。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募资“解渴”的同时,中捷精工的诸多供应商的真实性受到外界颇多质疑。报告期内,中捷精工前五名原材料供应商中的上海天骄钢铁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骄”)、上海竞冶钢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竞冶”)、上海品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品洋”)的社保缴纳人数均在0~3人之间,但中捷精工对上述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均是数千万级别。

      除此之外,记者还发现,报告期内,中捷精工前五名外协供应商中的南通通捷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通捷”),常熟市丰成研磨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熟丰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零。另一供应商无锡市进宝电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进宝”)在2018年9月~2020年6月多次被行政处罚。

      针对供应商的真实性和合作模式等相关问题,3月23日、24日,记者致电并致函至中捷精工董事会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董秘正在出差,会向其告知采访需求。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进一步的回复。

      记者注意到,上骄连续4年为中捷精工的热轧钢供应商。上海天骄成立于2004年3月,主要从事金属材料销售等业务。报告期内,中捷精工对其采购金额分别是3,540.04万元、3,554.14万元、4,151.70万元、1,347.68万元。

      天眼查显示,上海天骄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3人。不过,对于与上海天骄的合作,中捷精工二轮问询回复函中称,上海天骄代理销售宝钢、武钢、马钢、首钢等多家钢厂的标准钢材,规格型号较齐全,能满足其差异化购置需求。

      上海竞冶同样连续4年为中捷精工的供应商,也是供应热轧钢。报告期内,中捷精工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是4,436.72万元、4,084.79万元、2,685.74万元、652.36万元。天眼查显示,上海竞治的社保缴纳人数同样为3人。

      而上海品洋则在2017年~2019年,为中捷精工的第四、第四、第五大钢材供应商。中捷精工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是1,187.23万元、1,542.40万元、1,198.40万元。而在社保缴纳人数上,上海品洋仅有2人。

      招股书显示,除去自产模式外,中捷精工还采用了外协加工模式。报告期内,中捷精工外协采购金额分别是3,101.98万元、3,495.48万元、2,885.85万元、1,000.99万元,占总采购金额比例9.17%、9.44%、7.50%、7.68%。

      为何采用外协加工模式? 中捷精工解释称,一方面,部分产品工序需求量较少,采用自产无法实现规模效应,因此公司未安排或配置相关生产设备及人员,全部外协生产;另一方面,由于临时性产能不足,公司也会将自制工序部分交由外协进行生产,如冲压成型工序、压铸成型工序等。

      记者发现,南通通捷和常熟丰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零。除去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被外界质疑外,中捷精工的供应商还多次被行政处罚。报告期内,昆山市超群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超群”)为中捷精工2019年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236.93万元。

      2019年6月,昆山超群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被昆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2021年1月,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被苏州市生态环境局罚款5.96万元。

      无锡进宝成立于2003年1月,主要从事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处理等业务。自2008年起,无锡进宝与中捷精工开始合作,为其提供电镀外协服务。

      记者注意到,无锡进宝在2018年9月~2019年1月,先后三次因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被无锡市惠山区环境保护局罚款15万元、10万元、10万元。2020年5月28日,无锡进宝因存在未在有较大危险因素的场所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的行为,被无锡市惠山区应急管理局罚款33000元。

      招股书显示,中捷精工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为汽车精密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为汽车减震零部件,注册资本为7879.11万元,实控人为魏忠、魏鹤良父子,二人合计控制91.00%的股份。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不存在对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声誉、业务活动、未来前景等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诉讼或仲裁事项。”中捷精工在招股书中说道。

      但中捷精工的上述说法,或与事实存在出入。记者发现,报告期内,中捷精工有两起买卖纠纷案件未进行披露。两起买卖合同纠纷中,中捷精工均为原告。

      2019年10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中捷精工与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幻速”)的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2017年8月14日,重庆幻速(甲方)与中捷精工(乙方)签订《MT项目变速器零部件产品开发技术协议》。2018年2月2日,双方再次签订《零部件价格协议》。

      2017年9月9日至2018年5月15日,中捷精工陆续向重庆幻速供应零部件,期间中捷精工的开票总额为3111048.30元。2018年3月,重庆幻速支付了货款70万元。

      但之后,中捷精工和重庆幻速双方就因买卖合同产生了一系列纠纷。后经法院审理判决,重庆幻速支付中捷精工货款2411048.3元,中捷精工的其他诉讼请求因未能充分举证,被法院予以驳回。

      2020年4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中捷精工与上海联谊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中捷精工方面称,2018年6月28日,公司与联谊公司签订价格协议一份,约定联谊公司选定公司为AS26托盘项目的机加工及零件供应商。

      “后因联谊公司突然终止双方合作,致公司按照订单生产的货品积压,造成损失。至本案起诉之日,该公司尚有按照联谊公司要求生产的货品价值933935元未结算。”中捷精工方面在裁定书中表示。

      因此,中捷精工请求判令联谊公司支付货款933935元。不仅如此,中捷精工还因其他买卖纠纷,请求判令联谊公司支付AS26护板半年度补差价246302元、AS24积压产品差价损失54796元、工装模具检测费460000元。

      上述案件已移送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审理,尚未有判决书。但记者注意到,中捷精工此前就已经向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联谊公司存款人民币19000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并提供担保。

      报告期内存在两起诉讼案件,中捷精工为何未在招股书中对上述案件进行披露,记者也在采访函中有所提及,同样未收到回复。

    上一篇:中国三相同步发电机数据监测报告 下一篇:昇兴股份:公司变更英文名称并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