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铜供应过剩 铜价底部震荡

发布时间:2022-08-01 23:41:01
  • 来源:火狐体育官方 来源:火狐体育官方

      2014年,受限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工业用铜量将不会有太大的增长,欧美地区经济虽有继续复苏的可能,由于增量有限,全球精铜的供需格局面临供应进一步过剩的局面。业内人士预计,今年铜价的波动依然很小,底部区间震荡是常态。

      2013年全球矿山和精铜生产增速高于2012年,达近14年峰值。根据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在2013年10月作出的预估,全球前8个月的矿山生产增速高达8.5%,精铜高达6.19%,数值创近14年新高,高于预期。其中1~8月全球矿山产量为1170.5万吨,同比增加91.6万吨,增幅为8.5%;1~8月全球精铜产量为1401.4万吨,同比增加81.3万吨,增幅为6.19%。

      2013年供应端最明显的特征是矿山产量增速高于精铜,但这一现象或在2014年发生转变。正是由于两者增长不均衡,2013年出现了加工费和现货升水双增加的“奇怪”现象。但这一现象在2014年或将发生改变,ICSG预期2014年全球矿山和精铜产量都继续增加,但是增量有所差别,矿山2012/13年度的增量是107.8万吨,2013/14年度是80.4万吨,增量收敛。精铜2012/13增量是78.3万吨,2013/14年度是114.9万吨,增量扩大。主要原因是在加工费上涨的刺激下,全球各地原有的冶炼产能继续重新开启,中国新建和扩建产能在2014年将继续释放。

      每年必谈的加工费长单价在2014年涨幅扩大至31%。2014年中国冶炼厂商与国际矿商的加工费谈判大获成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下半年是全球铜矿商生产的高峰期,三季度CODELCO和Freeport的产量同比、环比均出现上涨,铜矿石供应过剩直接推升了加工费的现货价,9月中旬TC/RC的现货价即涨至100美元/10美分,11月中旬江铜与Freeport达成协议:2014年加工费长单价为92美元/9.2美分,2013年加工费仅为70美元/7美分,虽然谈判结果低于10月份的预期100美元/10美分~105美元/10.5美分,但是不2013年相比增加了31.4%,高于过去两年每年10%的涨幅。这使BHP的报价从首轮谈判80美元/8美分上升至2014年上半年的99美元/9.9美分。

      加工费大幅上涨的意义不言自明,不仅提升了冶炼商的生产利润,也会增加国内的精铜供应,因此国内大型冶炼厂商采取的对策是适量出口,目前有国内的冶炼厂已经签订总量为50万~60万吨的精炼铜2014年出口订单,但是未必所有的出口量都反映在海关的出口数据上。

      从全球来看各个地区的精铜供应情况,2014年可以总结出以下三个特征:中国恒强、美洲加速、非洲高速。

      中国方面,由于冶炼产能投放还在继续,加之2014年的加工费上涨30%,中国的精铜产量将再创辉煌,预计增量61.9万吨;美洲方面,南美洲和北美洲的精铜产量都将有超过5%的涨幅,与2013年相比涨幅有了明显的提高。其中北美洲涨幅高达7%,增加11.6万吨。南美洲在增加铜矿产出的同时,也加大了精铜的供应,预计增量为16.1万吨。非洲矿的基数小,但是随着新矿的投产,增量依然不容小觑,2014年其增量为18.3万吨,增幅为14.16%,与2013年相比总体维持高位,增量和增幅略有放缓。

      2014年1月开始印尼政府按照法律要求,禁止原矿石出口。2009年印尼政府颁布了《矿物和煤炭法》,该法明确提出印尼在2014年1月全面禁止原矿出口,所有涉及的矿石需在本国冶炼加工之后才能出口海外。2012年7月发布的《能矿部长条例》一度将矿石出口禁令执行时间提前,但当时政府为部分企业开了后门:“拥有采矿许可证(IUP)的矿业公司,只要遵守以下条件,便可出口(但需缴纳上述20%的出口税)”。因此,自由渣(Freeport)、纽蒙(Newmont)和淡水河谷(ValeIndonesia)依然可以出口原矿石。2013年8月份印尼能矿部长杰罗。瓦吉克曾表示,印尼政府有必要现实看待即将在2014年实施的原矿出口禁令,不排除部分矿业巨头获得豁免的可能性,因而引发了印尼政府实施原矿出口禁令决心的质疑。Freeport曾一度威胁政府,如果实施出口禁令,那么其将关闭现有的冶炼厂,并解雇工人。但此次印尼政府的态度相当坚决,目前已经确定的是2014年印尼会有11个冶炼厂投产,2015年有12个投产,预计在产能未全部释放之前,部分企业依然享有出口原矿石的权利。但随着冶炼产能饱和,这些权利将消失。因此2014年下半年之后Grasberg铜矿的矿石出口将逐步减少,这直接制约了中国矿石的进口。

      2013年中国精铜生产并非如预期一般顺利,在铜精矿高速进口的同时,废铜进口也出现了同比负增长的现象,拖累了总体的精铜产量。之前有预测,由于加工费的上涨一定会推动2013年的精铜生产量,但实际结果可能不如预期,最主要的原因是海关开展的为期10个月的“绿篱行动”限制了2013年中国的废铜进口量。

      国际主要铜矿供应商与中国大型冶炼商签订的2014年加工费长单价上涨至92美元/9.2美分~99美元/9.9美分,以及2013年全球铜精矿产量增长快于精铜产量的增长,使得中国的铜精矿进口量继续以20%以上的高速增长成为必然。关键在于中国是否有足够的冶炼产能来消化?根据安泰科的预计,2013年粗炼和精炼投产的增量都继续扩张,实际情况是增量有所收敛,由此在2013年还未投产的在建项目将成为2014年的新增投产量。其预期显示2014年粗炼和精炼投产产能分别增加65万吨和75万吨,达到559万吨/年和971万吨/年。这一预测值与2012年年底预测的2013年的产能值基本一致。从2012年底和2013年底两次预测数据可以看出,2014年投产的产能几乎没有预期之外的新增量,说明从2014年开始中国的冶炼产能已经到达顶峰。

      2013年开展的为期10个月的“绿篱行动”在11月底已经结束,预计针对废料进口的“大地女神”行动在2014年将会继续。从节能环保的角度来讲,废铜等废料进口的严格规范将常态化,目前海关正在对“绿篱”作评估,2014年政策执行的具体措施和力度还将依赖海关的工作重点。从中国国内回收情况的角度来看,随着国内废铜供应逐步充裕,废铜进口空间也将被压缩,据业内预计,到2020年,中国有可能实现废铜出口。

      中国国内铜矿普遍特点是规模偏小,2009~2011年铜价上涨迅速,加之国家勘探屡见成效,目前国内在建铜矿为数众多。据安泰科不完全统计,在建铜矿项目产能约为8万吨/年,大多计划在2013和2014年投产。预计今明两年的铜精矿含铜产量分别为152.6万吨和160万吨,增幅各为8.5%和4.8%。目前有数个大型拟建铜矿项目:西藏驱龙铜矿(设计铜年产能12万吨)、西藏谢通门雄杆铜矿(4万吨)、云南普朗铜矿(一期4.8万吨)、安徽沙溪铜矿(1.54万吨)、多宝山二期(3万吨)。

      2013年中国精铜进口的最大线号文。前者是打击虚假转口贸易,后者是完善前者,并将监控由结果监控转为提前预警和全流程监控。虽然转口贸易以及境内外息差、汇差套利属于合法行为,但严重干扰了中国的进出口数据真实性,因此在外汇局发布20号文之前,从去年年底开始,中国的融资铜规模逐步下降。

      2013年年底,外汇局出台了44号文,44号文的用意不在于加大力度打击现有套利融资行为,而在于全流程、系统的监控企业风险和防范虚假贸易的发生,其实质是为融资铜的准入设置银行端更高的门槛。因此综合来看,此次政策对铜市场的影响或许体现于,未来企业想要涉足融资铜领域,会变得非常困难,这将限制融资铜需求的新增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建立意义非凡,在自贸试验区内外商投资国内、内商投资国外均享有金融和行业更大的自由度,一定程度上会促进中国的精铜贸易。因此我们预计2014年中国的精铜进口量虽不至于如2013年陷入负增长,但也没有太大的增长空间,微幅增长或者原地踏步是主要特征。

      2013年LME铜库存上演的“过山车”,让人不禁唏嘘到底全球精铜是过剩还是短缺,但这只不过是国际大型贸易商为了牟利而玩的把戏罢了。如果要对2014年库存作一个预判,可以说,目前全球库存已经接近2008年、2012年的低谷。受全球供需格局的影响,尤其是国储铜将在2014年吸纳一大部分的铜库存,全球精铜或将维持紧平衡的状态,LME铜库存波幅降低,40万~50万吨是其常态量,全球显性库存量或许维持在60万~70万吨。

      2014年铜的总体供应增速依然处于历史的较高位置,只是供应已经从最前方的铜矿石传导至精铜端,对铜价形成的负面冲击将更加直接。ICSG预计矿山产量的增速从2013年的6.5%降至2014年的4.5%,精铜产量的增速从2013年的3.9%上升至2014年的5.5%。

      在精铜供应方面,非洲产铜量低基数、高增速;美洲产铜量高基数、高增速;中国受益于过去几年快速扩张的冶炼产能,将表现出较强的生产实力。印尼方面即将实施的原矿石出口禁令目前已经得到国会通过,不确定性在于总统何时通过以及真正的执行力度,因此这将成为全球精铜产量大增的一个负面因素。而由于《沃尔克规则》的实施,投行的大宗商品业务将逐步由国际大型贸易商和小型投行接手,其产生的影响是将使显性库存隐性化,这将不利于监测和判断全球精铜贸易情况。

      中国的供应情况相对简单,加工费上涨30%以及冶炼产能继续释放,将使2014年的产量再创新高。安泰科预计,中国铜产量将由2013年的650万吨上涨至2014年的715万吨,增幅从2013年的15.7%缩减至10.8%,总体依然处于高速增长状态。而精铜进口上方受外汇局政策压制,下方有自贸试验区增加贸易的活跃程度,预计总与2013年持平。

      2013年电网和电源投资都有所好转,但投资量仍不及“十二五”期间预期的平均值。“十二五”期间中国的电力投资额目标是5.3万亿元,电源为2.75万亿元,电网为2.55万亿元,平均每年的投资额分别为5500亿元和5100亿元。从实际情况来看,2012年中国的电源和电网投资额分别为2772亿元和3693亿元,2013年1~11月份电源和电网的投资额分别为3076亿元和3373亿元,其中电源投资同比由负转正,电网投资增速小幅反弹,2013年电源和电网投资总体表现好于预期。

      从数据看,过去7年国家电网公司的投资重心在主网,城市配电网投资一直有所忽略。主网投资的核心指标是用电量增速。随着国内用电量增速的下移,其投资重心将朝城市配网转移。2013年年中这一特征表现得非常明显,在特高压建设遇阻、基本网架已经建设完成的情况下,配网建设成为投资的重点。

      2013年9月3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南方电网发展规划(2013~2020年)》,明确了南方电网发展以直流为主的西电东送技术路线,形成适应区域发展、送受端结构清晰、定位明确的同步电网主网架格局。在推广智能电网方面,明确提出了到2020年城市配电网自动化覆盖率达到80%。

      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明确配网发展方向。2013年9月中旬,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在配电网方面,《意见》明确提出:要将配电网发展纳入城乡整体规划,进一步加强城市配电网建设,实现各电压等级协调发展。

      目前各网省级公司正应国网要求,制定2014年的投资计划,投资重点就在配网建设,预计2014年配网投资将有惊人的表现。总体而言,虽然业内预计2014年配网投资会有不俗的表现,但是放在整个电网投资的总框架中,其实配电网和输电网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因此当中国经济增速决定了电网投资总额的时候,我们也应理性看待配电网只是电网投资中的一个结构性机会。

      2013年的家电行业在房地产市场火热成交的带动下,正在从“零政策”时代的阴影中缓慢走出,全年表现以平稳增长为主。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节能环保”政策引发的是产品加快升级换代,以C2C、B2C模式带动的消费理念的变化引发的是家电销售模式的快速变革。暗流涌动驱动的是行业良性升级和企业两级分化,因此龙头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较强,2013年预计有10%~20%的盈利。

      历经多轮政策刺激,中国家电市场已经度过成长期,进入稳定增长期。政策刺激对需求的透支导致行业出现一些波动,但展望2014年,家电整体需求有望稳定增长,业内达成的共识是家电行业增速中长期收敛。房地产市场是短期影响家电行业内销的主要因素,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国内房地产市场开始进入有价无市的阶段,加之2014年推出房产税的可能性增加,看涨房价的预期在年底已经成功转为看跌,预计2014年国内商品房的开工、竣工和成交都会受到不小的冲击。我们认为家电行业总体依然能够保持稳定发展的主要原因在于,保障房交付、需求提升和出口市场好转依然能够为总体销量提供增量。

      2013年12月18日路透社爆料称中国国储局计划在2014年收购30万吨铜以及10万~15万吨镍。收储计划的细节尚且未知,但有可能会通过国有企业渠道进口铜和镍,近期国储局曾询问过这两类金属在全球的供应情况以及相关价格。另有知情人士称,国储局其实更偏好于从国内厂商手中贩买,除非国际价格比国内的更低或国储局不想抬高国内价格。如果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铜价跌破6800美元/吨,国储局将会开始买入;如果跌破6600/美元/吨,则会大量卖出,最终目的是为了在2015年末确保国内铜储备能达到200万吨,现在大约在150万~180万吨。投资者对此消息将信将疑,但12月20日媒体再次爆料称:已经有贸易商接到相关通知,2014年收储的可能性较大,只是具体收储的量并不清楚,当日铜价逆势走强。

      中国收储的作用并非简单的推升铜价,而是会改变2014年全球精铜的供需格局。从加工费的涨幅我们可以窥探2014年铜矿和精铜均会过剩,各机构对2014年的预测均以过剩为主,只是过剩量略有不同。粗略估计全球2014年的过剩量在20万~30万吨,如果过剩量偏低则精铜过剩会变成短缺。从价格的角度考量,收储价直接封杀了铜价的下跌空间,因此伦铜6600~6800元/吨区间,沪铜48000~50000元/吨区间将是2014年的价格波动底限。

      2013年欧美地区的精铜消费与预期相符,美国提供增量,欧洲提供减量。随着欧元区经济摆脱底部泥潭,美国房地产市场稳健复苏,因此,2014年发达国家的精铜消费总体都会好于2013年,欧元区也开始为全球精铜消费提供增量。

      欧洲方面:2013年下半年欧元区经济有所好转,高盛预计2014年欧元区经济温和复苏,经济增速或为1.1%。但财政问题一直是欧元区难以彻底解决的问题,因此这将拖累欧元区经济,并使其处于弱复苏状态。ICSG上调了欧元区的用铜量,其认为2013年的铜消费是负增长,2014年的增长有望由负转正。

      美国方面:2013年美国房地产市场表现较好,接近年尾成屋销售和新屋开工走势现分歧,显示美国房地产复苏并非一帆风顺。2014年高盛预计美国经济将迎来高增长,私人消费和商业投资加速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美国开始缩减量化宽松或将令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回升,间接提高了住房市场的抵押贷款利率,或成为房地产复苏的阻碍,预计2014年美国房地产市场的表现积极,但是增长速度或将略有放缓,最终限制美国的精铜消费。ICSG预计北美地区2014年与2013年的消费增量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