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
金融投资领导品牌

美元一路贬值创下2年新低

更新时间: 2020-08-05 12:26
美元一路贬值创下2年新低



  进入今年夏季以来,已经坚挺多年的美元走势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相对于诸多贸易伙伴货币的汇率都明显贬值,但是有趣的是,美股市场会上演史诗级反弹,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受益于此。
 
  以美元对一篮子其他主要货币汇率编制而成的ICE美元指数(93.5313, -0.0024, -0.00%)在7月间遭遇了近十年最差劲的单月表现,目前已经跌到了两年来的最低点。这一从3月下旬开始的大反转戏份,预计秋季还将继续下去,因为现在市场正越来越担心,在中国和德国等主要经济体都重新走上加速增长轨道时,美国却受困于病例数的急剧窜升,经济可能因此遭受釜底抽薪的打击。
 
  最近,包括达利欧(Ray Dalio)和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等在内,不止一位投资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都公开发出了警告,称美国政府支出向金融系统注入的流动性洪水最终将导致通货膨胀大为抬升,侵蚀消费者的购买力。毋须赘言,一国的预算赤字越是庞大,投资者持有该国货币的意愿就越是会受到削弱。上周五,惠誉宣布,虽然他们依然给予美国AAA的信用评级,但是评级前景已经由稳定下调为负面。
 
  然而在另外一方面,美元的下滑却为美股市场的涨势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同时造成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跨国企业是美元疲软的主要受益者之一,这种变化使得他们的产品在海外市场上获得了更强大的竞争力,同时在海外获得的利润换算为美元,客观上也会被放大。此外,以美元计价的商品和投资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变得更加廉价,就会刺激他们去购入和持有这些金融资产的胃口。最近,美股已经攀升到近五个月的最高点,而原材料价格也收回了此前的大片失地。
 
  “这些东西都是以美元计价的,而美元现在正遭到碾压。” Sunrise Capital Partners首席投资官斯汤顿(Christopher Stanton)预计,这种趋势还将持续下去,而且他也正基于这种预期配置自己的投资,下注于欧元(1.1764, 0.0003, 0.03%)对美元汇率的上涨,并买入黄金。在许多投资者眼中,黄金都是相对于美元的另外一种保值选项,其价格刚刚突破了历史新高。
 
  此前许多年当中,由于大家普遍相信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将好过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让联储能够保持发达国家当中相对最高的利率水平,美元持续走强。然而现在,疫情已经迫使美国央行将利率降低到接近于零的水平,这就意味着美国利率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差距基本消失,持有美元的投资回报严重缩水。
 
  虽然美元是如此的流年不利,但是华尔街上依然几乎没有任何人相信它正面临失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现实威胁。目前,全球各大主要央行依然大量持有美元,全球贸易当中的大部分依然是在以美元结算。由于之前几年的持续走强,美元近期虽然受到一定的削弱,但是整体而言依然拥有相对的强势,而且分析师们强调,诸如出口增长等经济数据还会证明,当前的疲软也未必是坏事。更加不必说,美元走势近期的反转可以让其他央行更容易地购入美元资产,完全可能会进一步刺激需求。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专业投资经理人们来说,这反转依然是个关键性的变化。本周,人们将密切关注7月就业报告,以及系列采购经理人指数,来确定美国经济复苏的脚步是否正在减缓。接下来还有一些重要的企业财报要发布,比如Booking Holdings、凯悦酒店集团等,这些企业的表现和预测可以帮助投资者更清楚地看到旅行行业的未来。
 
  如果美元近期的疲软一直延续下去,那些更多收入来自海外市场的企业将受益匪浅。许多海外股票市场长期以来的表现都不及美国,但是现在,由于他们各自国内经济活动的日趋活跃,预计也会吸引到更多的资本。
 
  “现在,其他选项看上去也有了不下于美国的吸引力。” Boston Private资深投资组合经理人佩雷斯(Nancy Perez)最近增持了那些主要针对新兴市场的企业的股票,“这些地方的潜力还要比美国更大。”
 
  对冲基金和其他投机者也在拥抱自己的全新选择,他们购入从瑞典克朗到巴西雷亚尔的各种货币,押注于美元的进一步下滑。加拿大丰业银行收集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各种相关数据,研究分析后的结论是,投资者做空美元的下注现在已经攀升到了2018年4月以来所仅见的水平。
 
  “我们正处在一个动能十足的阶段当中。” 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利率及外汇分析师胡塞尼(Ed Al-Hussainy)相信,各种新兴市场货币,比如墨西哥比索和南非兰特等近期的反弹都将持续下去,“这股浪潮将席卷每一个角色。”
 
  与美元疲软相对应,是欧元对美元汇率上周四创下了近两年新高。稍早时,欧盟各国领导人刚刚就规模超过2万亿美元的开支计划达成了一致。
 
  这一进展让投资者对欧盟的团结程度,以及经济复苏前景都信心大增,毕竟这种规模的支出计划在单一货币区史上开创了先河。更加不必说,在控制疫情方面,许多欧洲国家的表现都要比美国好得多。
 
  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塞特瑟(Brad Setser)坦言:“有人曾经认为到今年年底时,美国经济的表现将好于欧洲,但越来越多人正在对此判断提出质疑。”
 
  投资者们越来越相信,经济前景将使得美元的下滑趋势延续下去,同时美联储的相应计划也大幅度缓解了今年年初海外融资市场上美元短缺的压力。不过,依然有一部分意见认为,对于美元近期的疲软切不可做过分解读,毕竟当前影响原本已经高度混沌的宏观经济图景的因素实在太多,比如11月的总统大选就是变数重重。
 
  甚至还有一些分析师对一个最基本的认知发起了挑战——虽然从逻辑上说来,弱势美元有助于推动美国出口低增长,但是多种经济数据都显示,全球都面临着严重的衰退威胁,美国出口能够因此获得多大进展其实大可质疑。
 
  Verdence Capital Advisors投资组合策略主管霍内曼(Megan Horneman)坦率承认:“这些汇率数字最终到底会是怎样,要准确预测出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点击交谈

在线客服

点击交谈

在线开户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储金最新动态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0000-0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