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
金融投资领导品牌

甲醇海外供应压力难消化

更新时间: 2020-08-05 12:26
甲醇海外供应压力难消化

  目前全球甲醇市场正处于第二轮投产周期的中段,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美国和伊朗,2019/2020年度全球甲醇产能平均名义增速高达12%,预计本轮扩张将持续至2022年。
图为甲醇进口量对比(单位:万吨)图为甲醇进口量对比(单位:万吨)
  我国是全球甲醇产销和进口第一大国,供需边际和贸易变化对我国甲醇价格影响深远。当前全球甲醇产业依然处于新一轮投产弱周期中,进口压力难以消化,郑醇将弱势运行。
  产业供需分离特征明显
  在中国CTO/MTO快速发展,中东天然气资源丰富且价格低廉以及北美页岩油革命的背景下,全球甲醇总产能不断扩张,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2020年全球有效产能将超过1.5亿吨,集中在东北亚、中东以及美洲地区。其中,东北亚产能集中在中国,约占全球甲醇总产能的67%,中东约占全球总产能的15%,北美约占全球总产能的8%,南美约占全球总产能的7%。
  全球甲醇主要消费地集中在东北亚、北美和西欧。其中,中国甲醇年消耗量占全球近60%。甲醇下游消费结构也大不相同,中国甲醇下游消费以CTO/MTO为主,占比接近一半,近年来发展迅速,而海外甲醇市场消费仍以甲醛、醋酸、油品相关品等传统下游为主,增量有限。
  国际甲醇贸易活跃度高
  在甲醇产销分离的供需格局下,甲醇国际贸易活跃度高,主要出口国均对我国市场出口甲醇。我国甲醇进口量前五位分别是伊朗、新西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阿曼和沙特,其中伊朗是我国最大进口来源国,占到总进口量的三至四成。
  由于甲醇属于液体类危险化工品,其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相较甲醇价格占比高,因此运输和库容对甲醇价格波动的影响较大。全球甲醇物流主要有以下几条路线:中东至中国,周期约30天,多用3万—6万吨大型货船运输。新西兰至中国,周期15天,货船多在3万吨以上。美洲至中国,周期约40天,货船多在3万—4万吨。东南亚至中国,周期7—10天,多为1万—2万吨小型货船。
  全球甲醇第一轮产能扩张在2014年正式拉开帷幕,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新装置投产叠加旧装置扩建的情况下,全球甲醇产能不断攀升,2016年全球甲醇产能增速达到7.5%。目前全球甲醇市场正处于第二轮投产周期的中段,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美国和伊朗,2019/2020年度全球甲醇产能平均名义增速高达12%,预计本轮扩张将持续至2022年。
  甲醇进口出现三大变化
  一是我国甲醇进口量屡创新高。2010年起我国CTO/MTO产业蓬勃发展,大量甲醇制烯烃企业投产,其中内地甲醇装置多为一体化装置,形成了自产自销的产业格局,而沿海市场的甲醇则主要依赖进口,大量海外工厂和贸易商将我国作为出口的首选目标市场。加之海外甲醇以天然气为主要原料,生产成本低廉,近年来我国甲醇进口量居高不下。2020年上半年,我国甲醇进口量预估接近600万吨,同比增长近30%,其中来自伊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进口增涨较多。
  二是随着页岩气甲醇的扩产,美国在2019年从净进口国转为净出口国。美国短时期难有大量货物发往中国,其理想销售区域仍是欧洲、韩国等地。北美富裕资源不断挤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委内瑞拉等国市场,造成南美国家外销量增加以及贸易流向转变。2019年南美出口至我国数量显著提升,占到我国总进口量的15%左右,上涨130%。
  三是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间接导致中东和南美对中国甲醇出口大幅增加。伊朗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甲醇生产国,占国际甲醇产能接近18%。但伊朗国内并无配套下游,其产量全部用于出口,中国和印度为主要买家,中国购买量占到伊朗出口量的65%左右。伊朗在中国甲醇进口来源中的占比稳定在三成以上,其装置投产及运行对中国进口量影响较大。
  总之,目前全球甲醇产业依然处于新一轮投产弱周期。2020年海外供应压力很难消化,郑醇整体将弱势运行。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点击交谈

在线客服

点击交谈

在线开户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储金最新动态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0000-000

返回顶部